ACE科科

画力值不稳定

TFP击幕 Call me maybe

抠出来。。。抠出来。。。

Ella:

在这里存个稿w


 


 


Call me maybe MV延伸,年轻富豪/洗车男孩 设定。OOC,踩雷请慎戳~


背景:TFP 拟人AU


分级:PG


声明: 我只有脑洞。感谢Carly Rae Jepsen和她的MV。感谢病友子清。


 


 


 


正文


 


* I threw a wish in the well.*


 


若不是右车门下方距离车窗13.5厘米的那一块让人无法忍受的泥点子,击倒是绝不会在公路旁的这种三流洗车店门口停下的。


入弯,急刹,打方向盘,动作利落流畅。


“吱——”


漂移,令人拍案叫绝的漂亮甩尾,火红的阿斯顿马丁稳稳停在洗车店门口,扬起的尘土恰到好处地掀了店员一脸。


烟尘渐渐降落,掩面咳嗽的年轻店员放下胳膊望向这个嚣张得让人双目刺痛的跑车。落日熔金,耀眼的余晖从远山照射到寂静笔直的公路上,光辉沿着跑车精悍的车体线条流淌,营造出如同好莱坞电影一样的炫目效果。洗车男孩几乎忘了自己刚刚被这辆车糊了一身土,他用袖子抹抹脸,一双蓝眼睛在脏兮兮的脸上显得干净明亮,里面毫无遮拦地写着“妈呀你的车好帅好羡慕啊”这样亮晶晶的字眼。


身着黑色皮衣的富二代打开车门走出来,把鼻梁上的墨镜推到头顶上架着,一手撑着爱车,另一只手把垂至眼前的红发撩到脑后,“洗车。”


男孩愣愣地站了几秒钟,目光不断地在跑车和击倒之间移动。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最后他一溜烟地跑了。在击倒几乎以为自己吓到他之后,金发的年轻人又摇摇晃晃地提着一桶巨大的泡沫水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并正费劲地朝击倒这边移动。


工作服,牛仔裤,帆布鞋,没有什么特殊的穿着,不过身材不错,长得倒也还可以。


注意到击倒研究似的目光,年轻人朝他笑一笑,结果水桶咣地撞到了自己的腿。


半条裤子湿了不说,疼的呲牙咧嘴,大概是碍于面子没发出什么声音。


击倒面露不忍地移开目光。


 


*I looked to you as it fell,  and now you're in my way*


 


接着是洗车。


击倒皱着眉看着对方。


他洗车洗的非常细致——太过细致了。男孩单膝跪地,左手扶着车门,正轻轻地把下方的一个小泥点擦干净。几乎是虔诚的动作让对车辆维护人员向来要求苛刻的击倒也无话可说。


但击倒还是不爽。


怎么说呢,处于一种非常微妙的心理,他觉得这么一个普通洗车男孩对爱车亲昵的呵护让他感到……嫉妒。


只有他击倒才能有如此细致入微的手法,只有他能把汽车美容进行得出神入化,虽然他通常懒得亲自出手,但自视甚高的富豪贵公子向来认为天下没有比他更精于此道的人,亦从没看见过一个让他挑不出毛病的工作者。


他张了张嘴,又闭上了,眼中的不快又叠加了一些,高度摇摇欲坠。


金发小子正在以一种相当……相当迷人的姿势拂去雨刮器里积累的一点点微尘。


一滴汗从他的鬓角淌下来,顺着脖颈的曲线没入衣领。他歪歪脑袋,微微踮起脚,伸展身体竭力去够一个难以碰到的小角落,被水淋湿的牛仔裤紧紧地贴着他的腿,描画出修长有力的线条。而对情况浑然不觉的当事人全然没有考虑到身后的击倒的复杂心情。


击倒的表情阴晴不定,他自己也在考虑应该以什么样的表情应对这一场景。这种感觉……有点像当他看到一个陌生美人对自己的美人上下其手,而他在纠结自己应该一手搂一个当好人生赢家,还是维护一个男人的尊严,保卫自己心爱的火红姑娘。


“你是个赛车手吗?”男孩终于忍不住了似的开口。


忙着与自己进行脑内斗争的击倒被吓了一跳,“算是。怎么?”


洗车小子回头朝他一笑,“这是我见过最酷的车。”


击倒略略挑眉。作为一个站在宇宙中心的花花公子,他拥有最多的就是钱和别人的赞美。有些人谄媚,有些人虚伪,有些人语带讥诮或者暗藏锋芒,来自洗车店员这样纯粹的,真诚而友善的赞叹倒让他感到新鲜。


“谢谢。”他绅士地说。


年轻人又扭过头来朝他笑一笑。


“你在这里工作多久?”他扫了一眼对方的工作牌,“烟幕?”


“一个月,先生。”年轻人快活地说,“大学生的暑期工,你知道的。我在攒钱给自己买辆车。”


“噢。”击倒试图假装自己对打工生活非常了解,“真有趣。”


“有个目标总是有趣的,”年轻人一边擦车一边回答,“这样我就不用每天骑着我爸借我的那辆嘎吱作响的自行车上学了。”


击倒继续假装自己骑过嘎吱作响的自行车,觉得毫无信服力之后决心转移话题,“你的技术不错。”


“谢谢,”对方苦笑一声,“我迷恋车,迷到了疯狂的地步。可惜我还远没有足够的经费给自己买一辆宝贝。”


击倒想了想自己车库里的收藏品,摸摸下巴,“嗯……不如你给我工作?”


 


*Hey, I just met you, and this is crazy.*


 


正在浸泡海绵的年轻人看起来差点一头栽进桶里。


“什……什么?!”他不知道是因为受到惊吓还是过度喜出望外而有些结巴,急急忙忙地用手背擦了擦脸,“你说真的?”


击倒看着他的反应有点想笑,“也许你会想呵护一下我的跑车收藏。我可不会再邀请第二次。”


男孩一跃而起,看上去有点想扑过来拥抱他又忍住了,“这棒透了!”


击倒盯着对方衣领间露出的锁骨,幸好他沉浸在新工作的喜悦之中没有察觉。


“我聘用他是因为看上了他的技术,而绝不是别的。”击倒对自己说,仿佛刻意与什么嫌疑撇清关系似的。


“我才不屑于勾搭这种社会中下层男孩。”他暗自强调,抬头却看到男孩脱下工作服外套搭在手上,朝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击倒几乎条件反射地冲对方扬起自己招牌迷人微笑。


出息呢。


潇洒不羁的年轻富豪在心里默默摇头,继而从皮夹克里层取出一张小卡纸,夹在两指之间,递给他。


 


*And here's my number, so call me, maybe?*


 


“我要下班啦。”


“骑自行车的话要花一个多小时才能到最近的城镇喔。”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对方耸肩承认。


“不如来体验一下‘老板送回家’的员工福利?”


“那我的自行车……?”烟幕犹豫道,眼睛却出卖他似的亮起来。


击倒嫌弃地摆手,“就放那儿好了,反正那么破也没人偷。”


“要是弄丢了我爸会把我揍进墙里。”


“只要你认真工作,很快你就可以有钱给你爸买一辆兰博基尼旗下的自行车。这样他就会乐呵呵地把你从墙里抠出来。”击倒勾着对方的肩把他拖到车旁,拉开车门把人塞进去。


金红色的壮丽落日渐渐隐没在内华达群山起伏的脉络之间,暮色沉降。


火红的敞篷跑车沿着笔直的公路向前飞驰,载着两个年轻人一路谈笑远去。


 


So call me , maybe?


 


 


[END] 

评论
热度 ( 53 )
  1. ACE科科大栾 转载了此文字
    抠出来。。。抠出来。。。
  2. 岩浆糊糊大栾 转载了此文字

© ACE科科 | Powered by LOFTER